首頁 >理道智慧 >理道說案 >舉報已注銷企業偷稅,稅局為何不追責

舉報已注銷企業偷稅,稅局為何不追責

 案例概況

王穎于2017年2月向北京東城地稅稽查局舉報了北京科羽翎化妝品有限公司(以下稱“科羽翎公司”)未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的違法行為。

王穎從豐臺區社會保險基金管理中心獲知科羽翎公司未繳納個人所得稅的詳情,包括人員名單,收入金額,應繳納時間等,線索均很清晰。并且豐臺區社會保險基金管理中心也提出,若稅務機關開具協查函,該中心就可以向稅務機關提供北京科羽翎化妝品有限公司的具體信息。

而起訴時,王穎為無業狀態,訴訟書也未披露王穎是否為科羽翎公司的前員工,王穎如何從社?;鸸芾碇行墨@取該公司的人員名單及完稅情況,訴訟書也未披露。

由于該公司已于2016年辦理注銷稅務登記和營業執照注銷登記,該納稅人實際為注銷狀態,因此稽查局對該檢舉案件做暫存待查處理。

王穎不服,向北京東城地稅局提出行政復議申請,北京東城地稅局作出了維持對該檢舉案件做暫存待查處理的行政行為。王穎不服,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法院判決敗訴。

 法規依據

根據《稅收征管法》第四條及《民法通則》第三十六條第二款的規定,扣繳義務人的主體資格依法確定,涉案扣繳義務人即被檢舉人已經注銷的法律效果相當于自然人死亡,在《稅收征管法》沒有規定對扣繳義務人注銷后繼承其納稅義務及扣繳義務的主體作出規定的情形下,稅務機關不能再對已經消滅、不存在的被檢舉人進行立案稽查并追究法律責任。

因此,法院認為,王穎要求稅局對已經注銷的被檢舉人予以立案檢查,違反法律規定,稅局作出的暫存待查決定認定事實清楚、證據充分、程序合法、適用法律正確。

 理道分析

本案中,王穎是在豐臺區社會保險基金管理中心獲悉科羽翎公司未繳納個人所得稅的詳情,證據、線索清晰,但由于該公司已完成注銷登記手續,法律主體已不存在,因此稅務機關無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雖然本案例中,稅局未對已注銷企業追責。但在實務中,出現企業辦理了工商注銷但未辦理稅務注銷,仍被稅局要求補稅的案例;也存在因虛開發票行為,雖然企業已經注銷,其法定代表人、股東因觸犯了《刑法》中關于虛開發票的規定,被追究刑事責任的案例。

而《浙江省國家稅務局關于對已注銷納稅主體被發現注銷前有偷稅行為處理意見的批復》(浙國稅法[1999]75號):對于納稅主體在終止前偷逃的國家稅款,稅務機關有依法追繳入庫的義務。對原納稅主體為企業法人的,原則上以企業法人自有資產承擔其偷稅的經濟責任。由于公司注銷清算后的資產由股東承繼,股東應在承繼資產范圍內補稅。

因此,當法律責任涉及個人時,企業注銷不能成為推卸個人責任的理由。正所謂“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合法合規地經營才是致富正道。

股票熊市能赚钱吗知乎 体彩e球彩玩法 微乐麻将吉林麻将免费开挂 捕鱼游戏怎么玩赚钱 怎么能把科乐吉林麻将下载了 跑狗图 天星山西繁峙下雨麻将 正规手机赚钱平台app下载 大股东质押股票后走 99pc蛋蛋 在线股票实时行情